nimo海底总动员图片
您的位置:

首頁 >> 科學普及 >> 科技史話


寄情敦煌-隋唐科學史(二)

[ 來源:科學網 | 作者:本站 | 發布時間:2019-05-16 | 瀏覽:4082次 ]

古老的制陶技藝經過了漫長的演變過程。最早的是手制,手捏成坯或用泥條盤筑而成。然后是慢輪制陶,大約出現于7000-6500年前(比如河南舞陽的大崗遺址),把成型的陶坯放到可以轉動的陶輪上,修整器型或完成口沿加工。大約5200年前(比如湖北枝江大溪文化晚期),出現了快輪制陶技術,即利用陶輪快速旋轉的離心力,將輪盤中央的泥料直接提拉成所需器型的技術。使用輪盤制陶的技術如此悠久,可惜在唐代之前未留下一幅這樣的圖畫,幸運的是敦煌壁畫中出現了,而且還不止一幅。比如莫高窟第85窟晚唐壁畫有一制陶圖(圖3),轉輪上置一陶罐,陶工坐在地上用腳轉動轉輪,同時左手扶住罐身,右手伸入陶罐口沿內抹泥,生動展現了當時的制陶情形。

圖3 莫高窟第85窟制陶圖

名與物

古代的“名物”研究,是一個“富礦”,眾人施展其技,各有所獲。名物研究本是傳

統訓詁學關注和研究的內容,但其具有獨特魅力,因為研究者必須就像福爾摩斯一樣,小心游走于因古今變化、地域變遷、方言差異、文字異寫等因素造成的名物錯綜復雜的境地,往往涉及到詞源學、訓詁學、文化學、古代科技史等幾個領域,在爬梳中可能不經意間覓得靈感,一句話或一段文字從此豁然開朗。

敦煌,由于在歷史上特殊的地理位置,不但是連接東西方的交通要道,更是東西方物質文化交流的中轉站,其名物研究因此別具風采,近年杜朝暉的《敦煌文獻名物研究》和張春秀的《敦煌變文名物研究》已有不少新見。在相關研究中,涉及到不少科技史的內容,而這些內容脫離了圖,又很難說清楚,不妨舉例如下。

《后晉時代凈土寺諸色入破歷算會稿》有一句“買碓頰耳用”。杜朝暉引用了榆林第3窟西夏的踏碓圖進行說明(圖4,注:杜用的是臨摹圖,此處用原圖),可惜沒解釋確切。杜認為這里的“碓頰耳”是踏碓上能隨板起伏而活動的軸木。“頰耳”也即“夾耳”,應是指轉軸兩側像耳朵狀的豎支撐木,而非軸木。敦煌莫高窟第61窟五代時壁畫上也有類似的踏碓圖,碓夾耳形態大體一樣。《敦煌學大辭典》對這種器具進行了不恰當的拔高,認為(西夏時)將支撐欄板的立柱改為能隨板起伏而活動的軸木,操作(較前代)更為靈便。其實,踏碓這種器具,結構并不復雜,操作的經驗性強,在漢代時已經采用了軸木,漢代畫像石上表現不夠清晰,但漢代出土的許多陶踏碓明器完全可以確證。可見,合理運用圖像證史的方法是一回事,恰當給予其歷史評價是另一回事。

圖4 榆林第3窟踏碓圖

再舉一個“曲轅犁”的例子。曲轅犁太有名了,但凡教科書中講唐代歷史的,都要提到它。但曲轅犁究竟怎么回事,以及在歷史上的地位如何,細究起來恐怕一時說不清楚。晚唐文學家陸龜蒙在《耒耜經》中詳盡描述了曲轅犁,盡管其文字并未提到“曲轅犁”這個詞,但從形態上這種犁最大的特點便是“曲轅”。陸龜蒙是蘇州人,曾隱居現在著名的水鄉甪直鎮(曾叫甫里,因陸龜蒙號甫里先生)。他的墓地也在那里,不遠處有一家水鄉農具博物館,是在一家舊米行的基礎上建起來——據說就是葉圣陶《多收了三五斗》中萬盛米行的原址。看來到甪直體驗江南農具文化,再合適不過了。教科書中講曲轅犁,無非兩大優點,一是省力,一是回轉方便。前者從受力分析容易得出,后者說不好,怎么回事呢?因為《耒耜經》寫道“犁之終始丈有二”,一丈二尺長的犁,在江南的小塊水田中還能回轉方便?值得懷疑。唐尺一般在30厘米左右,這樣便是3.6米!即便按唐代小尺計之,一尺為24.6厘米,也有2.95米!這么長的犁,如何回轉便利?此問題回答不了,任何復原工作都無從談起。此問題暫且擱置不論,我們看看唐代壁畫中的曲轅犁,最早的當屬初唐李壽墓牛耕圖所繪一具曲轅犁(圖5)。該牛耕圖整體系駕方式是漢代以來的二牛抬杠,只是把長直轅改作了曲長轅,彎的方式呈下凹狀,與通常的相反。到了盛唐,敦煌莫高窟445窟有一曲轅犁(圖6),整體系駕方式仍是二牛抬杠式,但犁較短、結構形態幾乎就是后世的曲轅犁,只是犁前端如何與杠連接,看不出來。無論如何,這表明在盛唐時河西地區已經出現了曲轅犁,但并未普及,因為當時壁畫中大部分牛耕仍延續了漢代的二牛抬杠式(長直轅),偶爾也用一頭牛耕田,仍使用直轅犁。第445窟的曲轅犁與后來陸龜蒙描述的曲轅犁有否關系,很難回答,這里權作怕拋磚引玉,待有心人究之吧。

圖5 李壽墓壁畫牛耕圖

圖6 莫高窟445窟牛耕圖

曲柄與立式紡車

曲柄對機械而言非常重要,獨立的曲柄一般用于驅動圓周運動,曲柄加一連桿便構成曲

柄連桿機構,可以完成運動方式的轉換。在漢代,獨立的曲柄用于旋轉磨、風扇車等;在磨沿的曲柄上套一個T形木拐,便可以把雙手的近似直線運動轉換為磨的圓周運動,這在漢代也有了。一個吊詭的事情是,漢代畫像石上刻畫有不少紡車圖,至少也有20架吧,可是沒有一架明確繪有曲柄,頗令人費解。不知是圖畫表達的問題,還是當時紡車上的確未安裝曲柄(不用曲柄的話,用手撥動輪輻或輪輞也可操作)。

漢代之后,圖畫中的紡車頗難尋覓,這一等就是700年!五代時敦煌的兩幅壁畫中各繪有一架立式紡車(圖7),其中一架能看到曲柄,而且從弧形的錠盤可知,這是一種多錠紡車。其操作方式很可能像北宋王居正《紡車圖》描繪的那樣,村婦在右側搖動紡車,老嫗手持線團在左側遠處。這種紡車一般用于紡麻。村婦懷抱的嬰兒、兒童持竿玩耍的青蛙以及地上的小狗,所有這些構成了一幅恬靜的勞作場景圖。

立式紡車與宋代的腳踏紡車有淵源關系,這里暫不展開,留待下回細談。

圖7 莫高窟第6窟紡車圖

從魏晉到隋唐,大約700年,如果再加上五代,有近800年。這么漫長的歷史時期內,我國古代圖畫資料,特別是與科學技術相關的內容,主要集中在河西走廊一帶。隋唐時,人物畫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但多反映的是貴族、官宦的生活場景,或者受到宗教題材的羈絆(如敦煌壁畫)。對市井物質生活以及田家風物表現最直接、最真切的風俗畫,要到宋代才得到充分體現;此外表現建筑、舟車的界畫,在宋代也達到了頂峰。兩宋時期寫實風格的圖畫,為科技史的考證與研究提供了大展身手的舞臺。


nimo海底总动员图片 重庆时彩时彩结果 藏分出款有用吗 6合计划软件 2019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百人炸金花体现 快乐12计划软件下载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记录 时时彩计划员 万彩彩票 mg游戏中心 e博平台 竞彩8串1中了45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