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mo海底总动员图片
您的位置:

首頁 >> 決策之窗 >> 專家建言


張薇:公益性圖書館實施數字文獻長期保存

[ 來源: | 作者:本站 | 發布時間:2016-03-11 | 瀏覽:13972次 ]

編者按:3月3日,全國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在京開幕,政協科協界委員結合自身工作實際,針對我國科技、科協事業發展等問題履行職責、建言獻策,提交提案。這些提案內容涉及科技、教育、衛生、環境、民生等一系列關系社會經濟發展的熱點問題。本網選取部分委員提案編發,以饗讀者。

隨著科技的發展,文獻的載體已不再是紙質的唯一形式,而是逐步出現了數字文獻,并迅速發展成為當今世界文獻的主要載體形式。

一、問題:

紙質文獻向數字文獻轉變的同時也帶來了一個問題。曾經,公益性圖書館和文獻服務機構(以下統一簡稱“圖書館”)利用政府公共資金購買紙質文獻的同時也獲得了對所購買文獻資源長期保存的權利;現今,上述機構遇到了數字文獻資源長期保存的問題 ,即對于所購買的由外商提供的數字文獻資源沒有了長期保存的權利,而只具有“租用”的權利。

目前,我國科研、產業及公眾的創新活動越來越依賴于對數字文獻資源的持續穩定獲取,但利用方式只能通過訪問出版商/數據庫商的網站來獲取圖書館所采購的數字文獻資源(以下稱“網絡獲取”),而圖書館普遍不能進行本地保存(或進行本地保存面臨法律風險) 。嚴峻的現實是,我國相關的法律法規、政策不明確、出版商/數據庫商的市場強勢地位和圖書館在數字文獻資源采購談判中所處的弱勢地位,使圖書館界的數字文獻資源長期保存機制舉步維艱,迫切需要國家有關部門推動法律法規、政策等方面的修改、完善,從源頭上解決當前這一嚴重威脅我國對數字文獻資源穩定獲取以及我國科技文化信息資源安全保障的問題。

二、分析:

1.圖書館對數字文獻資源實施長期保存是我國對數字文獻資源可持續獲取和信息資源安全保障的需要

目前,我國圖書館主要通過采購網絡服務的模式獲得數字文獻資源的“使用權”,即向各出版商/數據庫商購買數字文獻資源的“網絡獲取”服務。廣大讀者通過圖書館從網絡獲得其所需要的數字文獻資源(出版商/數據庫商提供)。這一模式下,技術故障、自然災害、經濟動蕩、市場變化、管理失誤等不可抗拒因素均可能隨時中斷我國圖書館用戶的獲取渠道。

當前,國外圖書館一般通過LOCKSS、Portico等第三方保存機構實施長期保存 。但是,LOCKSS、Portico等保存機構的存儲服務器均在國外,當發生系統災難性故障(如海底電纜中斷)、局部地緣政治沖突等不可抗力情況,或第三方保存機構單方毀約/違約時,均將無法及時、有效保障我國的信息獲取,故這一做法并不適合我國國情。

因此,對已購買的數字文獻資源實施本土化長期保存,是我國對數字文獻資源可持續獲取和信息資源安全保障的需要。

2.數字文獻資源的長期保存是圖書館應當履行的使命與職責,同時也是我國法規的要求

依托公共資金設立的圖書館,除有提供信息獲取渠道的法定職責外,還承擔著傳承人類文化遺產的使命。圖書館等公益性機構實現對所采購數字文獻資源的長期保存機制,可及時保存數字信息,避免數字信息大規模流失,有效保障社會公共利益,具有法理上的正當性。

數字文獻資源長期保存是圖書館為社會提供的重要數字文獻存檔平臺。我國即將生效的《網絡出版服務管理規定》(以下簡稱《規定》)第8條第3項規定,“圖書、音像、電子、報紙、期刊出版單位從事網絡出版服務……相關服務器和存儲設備必須存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因此對于境外提供的數字文獻資源在國內實施境內保存是圖書館應該履行的法定義務。

3.數字文獻資源的長期保存將確保投入國家公共資金引進的數字文獻資源持續發揮效益

隨著數字化網絡化的普及,數字文獻資源已經成為學術傳播與利用的主要形式。為滿足用戶對數字文獻資源日益迫切的需求,圖書館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構建數字文獻資源保障體系。僅就數字文獻資源專項購置經費而言,以2014年為例,國家公共資金將近投入20億元人民幣 ,加上數字文獻資源剛性需求帶動的價格上漲,此方面的公共資金投入還將逐年攀升。如果對這些投入公共資金購買的數字文獻資源不進行及時、有效保存,一旦發生極端情況使網絡中斷,或出版商/數據庫商單方違約中斷“網絡獲取”,則以往投入巨額公共資金采購的數字文獻資源將全部流失。因此,對數字文獻資源進行長期保存,將有效保障國家系統性公共資金投入引進的數字文獻資源充分、穩定、持續地發揮效益。

4. 數字文獻資源的長期保存是我國社會持續穩定利用我國自主知識資源的保障

近年來,我國作者在國際期刊上發表論文數量顯著增長。據統計,1981年以來,我國作者在國際同行評議期刊上發表的論文數增長了64倍。2014年,僅被SCIE收錄的我國作者論文即接近22萬篇,約占全球科技論文總量的15%。我國圖書館采購的國外數字文獻資源中包含著我國作者的這些論文。對包含著我國科研成果的數字文獻資源實施本地化長期保存,也將有利于我國社會對中國自主知識資源的利用,亦是我國的利益所在。

5.缺乏明確的法律法規、政策支持是實現數字文獻資源長期保存的主要障礙

(1)《著作權法》中“圖書館存檔例外”的相關規定并不明確,使數字資源長期保存面臨巨大的法律不確定性和侵權風險。現行《著作權法》第22條 第一款規定“在下列情況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但應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稱,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權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權利:……(八)圖書館、檔案館、紀念館、博物館、美術館等為陳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復制本館收藏的作品……”,但對何為“本館收藏”法律并未明確說明,這使圖書館對數字資源的長期保存具有巨大的法律不確定性與侵權風險。

(2)圖書館對數字文獻資源的長期保存具有重要的檔案意義,但《檔案法》并未對此做出明確要求。數字文獻資源是科學文化研究活動的戰略資源,與科學文化研究活動直接相關,具有檔案意義上的保存價值,但現行《檔案法》及其實施辦法,均未對此做出明確存檔要求,使數字文獻資源面臨流失的風險。

此外,國家也尚未對數字文獻資源長期保存問題制定相關指導政策和國家標準。

(3)由于我國對數字文獻資源長期保存機制缺乏明確的法律法規和政策支持,圖書館界往往處于弱勢地位。大型出版商/數據庫商憑借其所出版資源的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長期處于市場支配地位、具有交易上的主動權,屬于典型的賣方市場;同時,大型出版商/數據庫商還憑借雄厚的經濟實力聘請強大的法律團隊擬定設計精良、最大化己方利益的合同條款,限制圖書館對數字文獻資源進行長期保存,或雇用強大的技術團隊開發技術措施,提供與圖書館自身技術力量不相匹配的存檔文件。

6.數字文獻資源的長期保存,并不損害出版商/數據庫商的市場利益

有出版商/數據庫商以損害己方市場利益、違反我國應承擔的知識產權國際條約義務為理由,反對我國圖書館對數字文獻資源進行長期保存。事實上,數字文獻資源長期保存的目的與結果均為在突發極端情況時提供數字文獻資源獲取的應急渠道,既不存在擠占出版商/數據庫商市場利益的主觀目的,也不存在損害出版商/數據庫商的市場利益的客觀結果。

三、建議:

數字文獻資源長期保存機制具有相當的現實需求與法理依據,并充分考慮各方利益相關人的利益平衡,但囿于法律法規的缺陷、政策的缺失、標準的缺位,數字文獻資源長期保存問題亟需得到國家有關方面的重視。為此建議:

1.修改《著作權法》,使圖書館等公益性機構可以保存其合法獲取的數字文獻資源

建議將《著作權法》第22條第一款第8項修改為:“在下列情況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但應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稱,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權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權利:……(八)圖書館、檔案館、紀念館、博物館、美術館等為陳列、保存版本或信息檢索的需要,復制本館合法獲取的作品……”,以增加長期保存的法律確定性、消除侵權風險。

2.修改《檔案法實施辦法》的相關規定

建議在《檔案法實施辦法》第14條 增加規定:“依據公共資金建立的圖書館對其合法獲取的數字資源,應自行或委托具備法定資質的機構進行長期保存”作為第二款,以彰顯數字文獻資源的檔案意義、體現依托公共資金建立的圖書館在數字文獻資源存檔方面對納稅人應盡的義務。

3.呼吁有關部門開展專門性工作

呼吁我國有關部門開展專門性工作。開展與數字文獻資源長期保存相關的各方面研究工作、投入經費建立條件保障平臺。(中國科協網)

nimo海底总动员图片 500vip彩票官方网站 北京pk哈赛车官方网站 广东11选5怎么玩稳赚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看 北京时时赛车论坛 时时彩定位胆单双绝招 赛车6码滚雪球计划表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网球比分 宝贝全计划 鼎盛平台娱乐 魔法师计划免费账号